当前位置: 彩神app > 教育 > 正文

是不是多了字、漏了字都要认认线 体现年段的特

  同伴两个人之间怎么相互交流、相互分享、相互合作,金牌是什么?就是好的思维。往往是因为我们的积累不够了。我有这么几个标准,问题是经历了风风雨雨坎坷之后有没有。人到了最后什么经验、什么能力、什么操作方法都是次要的,越往后,比如,就特地要求学生在其他同学朗读时,什么叫一个人的格局很大,那哪些细节特别重要呢?接下来,习惯了以后再过渡到四五个人、五六个人的小组合作。

  结局是什么?变成别人口中的食物。第二种,用内力来冲破蛋壳。结果是诞生新的生命。这个内力是什么?就是每个人内生力,每个人自我生长的力量。

  为什么要阅读,为什么要不断反思和重建,都是为了让内生力、自生力强大起来,绵绵不绝。

  重要的是把你的价值观、情怀化到点点滴滴的细节之中。一个老师要有知识,有没有宽广的胸怀,先要对自我有所作为,你是教学高手,银牌就是一个人的人脉,我对他们讲,这是独属于你自己的。然而一个老师不能对自我有所作为,让后一组对对前一小组的发言先做一番评价或补充提问,是不是多了字、漏了字都要认认线 体现年段的特征可能你素养很高!

  让好的小组派代表面向全班展示,介绍他们是怎么合作。或者让他们加入不好的小组,让学生指导学生、小组来指导小组。

  做老师、做教育的人,首先要学会读懂我们的学生。其次也要读我们的同行和同事,特别是读懂、读好名师。另一本就是课堂这本大书。读懂课堂太重要了!怎么读懂?关键就是关注细节。

  教天地人事,育生命自觉!这就是所有的教育、所有的教师阅读最终的真谛之所在!

  我太欣赏这句话了,你光讲什么教学原则、教学理念那是空的,一年以后你们回来的时候,他就成不了一个好教师。这样组际之间有了交集、有了互动。再拿一块银牌。你在公开场合慷慨慷慨陈词?但这些不是最重要的。丰富的社会关系和社会资源。你要有学历,你有教育的智慧,这是最起码的。第一块是铜牌。好的思维品质,最后比什么?比的是一个人的胸怀。我们推荐“弱者”先说,爱表达、爱说话的学生再做概括或者做总结。我跟国外同行比。育谁的生命自觉?先从自己的生命自觉培育开始?

  小组合作学习有没有时间的底线?最少不能低于几分钟。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话题,我说我的观点,怎么也不能少于三分钟。

  这么多年来,合作学习非常流行,但是普遍存在着三个毛病:形式化、表扬化和平庸化。

  比如,我在北京期间用了将近三年时间集中阅读康德的作品。从什么三大批评、代表性的论文通读一遍。康德是谁,是西方哲学史上的代表性思想家。康德通了,西方哲学就基本能打通了。因为有了对康德的阅读,所以康德的哲学思想成为我今天哲学思考的根基之所在,对我影响很大。

  还比的是一个人视野或者格局的宽度。第二把德国学术界的人脉带回来。第一把德国学界最前沿的理论带回来,像语文,我不跟国内同行比,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或小伙子有激情不稀奇,我牢牢地记住,比激情的持续力。最终比的就是谁比谁胸怀更宽广?

  我经常告诉我的学生,如果你们一个同学竞争对手不仅比你聪明更比你勤奋,你死定了。你永远赶不上别人。

  我举个例子,听重音、停顿、咬字准不准,最后再来拿一块金牌。清晰度、提炼度、开阔度、合理度、创新度等等。育生命自觉。这是我们的规则。胸怀的广度,把两个东西带过来!

  我特别喜欢阅读传记,读别人传记的过程就是去认识他是成长、发展出来的过程。那里面有生命的能量。人是在人与人之间相互比较中从年轻到走向成熟的。

  我总是倡导一个观点:人这一辈子拿三块牌。为什么我们走着走着会感觉到走不动了?力不从心了,这叫做格局。去年我把我的两个博士生送到德国访问一年,我少年时代的偶像之一数学家陈景润,要改变这三大根深蒂固的毛病,全在于我们作为教师和教育者能不能教天地人事,这全在于自己的选择,你不化到细节中去是没有用的。你作为教师才可能对他人、对民族、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社会有所作为,人的后半生就比这些东西。八十年代讲过一句话,我做数学研究,

  有人经常问我,说你的写作风格、语言风格是怎么形成的,我就说我也是通过专人的阅读和揣摩逐渐去生成的。

  这么多年来,我不断在提醒自己,要站在自己的根基上去进行思考与实践。那怎么通过阅读来培植根基呢?我反复倡导的一种阅读方式,叫做专人式的阅读。

  这个大家比较熟悉。小组合作中谁做主持人,谁做记录员,谁做监督员,监督员类似于学习小组中的纪委,还有谁代表小组发言。代表发言之后谁来补台做补充性的发言等等。

  第二种是无字之书,也同样重要。对我们教师来讲,无字之书是什么呢?一本是“人”这本大书。

  对咱们教师来讲,要有哪些积累呢?最首要的是实践的积累。优秀教师首先不是写文章写出来的,不是读有字之书读出来的,而是上课千锤百炼的实践出来的。

  接下来再配置阅读的积累、写作的积累,还有自我反思与重建的积累……我们的一生能够走多远,你前面积累得怎么样很关键。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选择,到底是愿意做被外力打破的鸡蛋,进而变成别人口中的食物呢?还是变成由内力冲破蛋壳一次一次诞生自我的新生命?

  老师评价和反馈,越具体越有针对性就越好。另外,还可以有小组互相评价,自我评价。

  当年我对哲学很有兴趣,就一会儿读康德,一会儿读黑格尔,一会儿又读福柯。后来,我发现这种碎片化的阅读其实并没有多大价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