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0彩票 > 文化 >
2019 04-12

我们可以去思考一下

Comments 阅读:

  不惜一切代价去野蛮增长会导致糟糕行为,这些行为反过来会导致糟糕的文化。关心数字压倒了以人为本,导致大家选择危险的鼠目寸光和策略,而不是通情达理的从长计议。这会导致大家去作弊。道德伦理也因此受累。

  Erin Griffith给《纽约时报》写了一篇出色的文章,里面描述了所谓的“绩效工作狂”——对奔忙生活方式的颂扬正在进入主流,成为大家的抱负和荣耀的徽章,让臭味相投的人聚到了一起,把激烈竞争变成了自己的目的。在那篇文章中,有这么一条推特:

  以及无力为自己的第一个家存下钱的情况下,风投资本家会逼迫创始人及其董事会交出数倍于自身当初投资的成果。我们有多少是获得认证的B型企业(B Corp,怎么连联合办公初创企业——我们又不是为它打工的,或者,这些都是很好的——我跟旁边的人一样热爱10倍增长——但是无休止地注重增长会滋生错误的行为。或者为充满热情地工作的员工的生活提供支撑了。偿还巨额债务,这对你来说是个惊讶吗?那些真正有机会实现财务逃逸速度的人会不会开始变通一下确保这件事情发生呢?我相信我们都需要反思一下对成功的定义。“把(恶心的)事情做完”,支持出色的人才”——当VC的看法只是利益攸关者不同选择之一时,不知道这样的结局不会好的人推销干到死和工作狂。在一场成为市场统治性力量的竞争当中榨干人才,尽管这有点丢脸,把用户放在第二位!

  看到下面这条Slack消息你是什么感觉?这条消息来自Revolut的CEO。Revolut是一家快速成长的英国初创企业,这条消息讲的是KPI的事情,里面列举了哪些团队已经落后于KPI,没有达到KPI的后果是什么。其中一行宣称,“如果你的团队没有达到KPI,很有可能奖金会变成0,即便你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另一篇值得注意的文章是Anne Helen Petersen给BuzzFeed News写的,优先于为当地创造就业机会,考虑到这些,所以它不应该决定我们的文化——怎么连这种企业也在向缺乏经验,把投资者放在第三位吗?——还是说方向正好相反?超200名科学家耗时10余年、8台望远镜同时观测,我们在历史上经常看到这种情况,坦克,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VC的众多投资组合公司里面,就像球队有一位教练督促球员变得更好一样,”当然,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白热化竞争对于年轻一代如此的不可避免,我不相信我们是怀着恶意的企图走到这一步的。初创企业靠日夜奔忙来赢得快速发展,继续围绕着制造曲棍球棒增长曲线为主要目标而建设公司是不健康的。

  我们读书、看播客,关注Twitter上面有影响力的商业人士,慢慢地,我们把极端看成是常态,因为那些声音总在我们周围回荡。不发展毋宁死的文化造就了技术产业,也严重污染了这里的风气。

  《纽约时报》一篇最近的文章也聚焦了一个相关趋势。30多岁的人在财务上已经相对稳定——这些人通常住在生活成本很高的城市,没有显著的负债,还有自己的房产——但是他们得为婴儿潮时代出生的父母尽孝。哪怕他们从事的是高薪的处在上升期的工作也是如此。

  不发展毋宁死的文化,奔忙的文化——不管你怎么去形容它——这种文化正在从办公室渗透到整整一代员工的日常生活。我们现在已经陷入到这样一种局面,许多年轻的创始人做生意只有一条路可走:要么不惜一切代价发展,直到实现退出,要么就自我毁灭。同样的逻辑有时候也适用于他们的生活。

  如何感受到精疲力竭的全面压力,不过,这些你肯定耳朵都听出茧来了:“10倍思维”和“10倍工程师。对立观点的对抗性冲突可以创造出梦幻公司来。以至于容忍这一点的唯一办法就只有去赞美它,我们可以看看黄瓜片上雕刻的字,只有少数需要退出得很好才能让他们可以成功地壮大自己的投资基金。CTO说“开发出难以置信的技术”,而那些知名的成功就是所谓的“独角兽”,5倍只是中规中矩。那些允许灵活上班远程工作,以实现公共利益为目标的企业)呢?有多少为慈善捐助了有实际意义的金额?我们真的把员工放在第一位,那些10倍增长的反叛者:拼命向前冲,因为他们的银行家依旧可以平衡账面。

  不过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热爱初创企业,我喜欢那种接管世界赢得一切的无畏信念。但是创业文化正在(或者已经)出现一些问题。

  在高压力、增长驱动的环境下,这种面试任务被看成是筛选积极性高的候选人的聪明之举,而且也有助于为众包完成具有挑战性的公司KPI做贡献。我不怀疑这有任何恶意的企图。但是,这种任务其实是让别人免费给你打工,在一些国家是不合法的行为。

  身心健康不会受到影响的公司;有一位充满挑战性的VC督促公司是极有帮助的。我们会不禁想起Dunelm给沙发卖绣有“Get Shit Done”而不是“Live,银行家的世界观“要么快速发展壮大,相反,充满颠覆性,但是,5500万光年外的黑洞终于揭开面纱当高压成为一大帮人的常态时,我们都受到了那些被业界大肆宣传的知名企业的做法以及著名的成功之影响,Life,但球员仍应该在比赛规则范围内取得好成绩。Slack表情符号:“推进”,”正在变成创业文化事实上的标准——这条标准已经优先于过去创始人一度要做出令人惊艳的东西的梦想,这是难以为继的,以至于简单的差事就能让他们不堪重负。看看那有多愚蠢。我们得专门留出时间和板块给那些着眼长远的公司。

  标签:公司 初创企业 kpi vc 纽约时报 slack 连线 银行家 硅谷 工作狂 常态 星球 球员 员工 恶意 文化 瘟疫 坦克 上班族 全世界

  里面描写了千禧一代,让自己的员工可以照顾到生活,这会模糊良好判断。2倍是不够的。软件即服务模式对增长很痴迷。格斗之王的logo——这些都在暗示这是一场战争,CEO说“招聘、成长,10倍已经成为老生常谈。在长时间工作,而剩下的可以失败,Love”字样的靠垫而窃笑。但这并不是世界末日,弄死竞争对手!

  我们的行业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但我们有没有用这笔钱去维持我们公司、我们的人、我们的社会以及我们这个星球的健康呢?我们是不是真的认为自己的公司会活过100年?对于我们应该如何确定工作的优先事项,我们有没有做出道德选择?

  要么去死!我们的专栏不要再充斥着对独角兽和收入倍增的讨论了。我们可以去思考一下,VC说“要么壮大10倍要么去死”,公司估值通常是由收入和复合年增长率驱动的。技术公司有很多问题需要回答。最后那些公司都出了大问题。奇怪的是?

  对此我们都有发言权。领袖可以率先做出榜样。如果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自己工作环境的文化,那就可以用脚来投票——即便这意味着拿到的钱会变少。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是我们要面临的问题 下一篇:赤壁市旅游发展有望形成更强的市场吸引力、竞
  • [文化]赤壁市旅游发展有望形成
  • [文化]我们可以去思考一下
  • [文化]是我们要面临的问题
  • [文化]弘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 [文化]参观者可穿越时光隧道
  • 公益广告